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 仪式
    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洞穴中,一群衣衫褴褛的人正拿着简陋的工具在洞壁上挖掘着。

    这群人神情木然,眼神空洞而毫无生气,就仿佛一群只剩下皮囊而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般只会机械重复地挥动手里的锄头镐子。

    在他们的脚下散落着许多的碎石,碎石中还掺杂着一些亮晶晶的碎块,分明就是魔晶石的碎块!

    两个穿着黑色盔甲的骑士坐在一旁的石堆上,百无聊赖地盯着这边。

    “这样子的挖法,这个魔晶矿起码要损失一半...”

    一名黑甲骑士有些肉痛地感叹道。

    坐在他旁边的人显然和他也是一样的想法,嘴上嘟囔着道:“谁说不是呢,其实这件事又不是很急,完全可以多找一些人来慢慢挖,这些家伙未免也太笨拙了些...”

    说着,他转过头冲身后一个持剑端立的黑甲骑士说道:“罗尔斯,你觉得呢?”

    黑甲骑士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道:“有意见可以去向黑暗祭司大人提。如果只是因为心疼魔晶石的话,我不介意你们自己动手,相信黑暗祭司大人也一定不会反对。”

    两人眼中流露出几分尴尬,然后不再和他说话,骂骂咧咧地站起来一起朝矿洞外走去。

    态度冷漠的黑甲骑士也没关注他们,而是转身走向矿洞另一头的深处。

    黑甲骑士眼前很快出现一堆堆的尸体,这些尸体大都是野兽的尸体,狐狸兔子野猪还有棕熊之类。

    这些动物的尸体全都被人放干了血,随意丢弃在角落,而那些鲜血则被装在一个大木桶里,木桶敞开着,使得矿洞内原本就浑浊的空气变得更加恶心难闻。

    至于木桶旁边的空地上则画着一个巨大的六芒星法阵,法阵的每个角落镶嵌着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魔晶石。

    法阵的中心,坐着一道瘦削的身影。

    这道身影身披黑色长袍,暗紫色的长发一直垂到地面,因为是背对着骑士,所以看不清面容,不过早就见过对方的黑甲骑士知道面前这位身份尊贵的黑暗祭司长相也十分出色。

    “甘瑟尔回来了吗?”

    悦耳的声音在矿洞内回荡。

    “还没有。”

    “看到他让他立刻来见我。”

    黑甲骑士恭声应下,但眼神却不住闪烁着,似乎欲言又止。

    这时候法阵中央的人影慢慢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气质糅杂了少女的青涩和成熟女人的妩媚,简直是魔鬼的造物。

    “你一定想问我们到底是在准备什么?”

    黑暗祭司仿佛一眼看透了黑甲骑士内心的想法。

    黑甲骑士犹豫着点点头。

    黑暗祭司微微一笑,指着黑甲骑士的身后,那里是看不尽的黑暗,“叮叮当当”挖掘的声音不断从黑暗中传来。

    “一个被封印埋藏了近万年的老怪物,里弗斯.奥塔,或许你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在这片大陆已知邪恶存在的历史上,他绝对可以排进前一百...”

    黑甲骑士虽然戴着面罩看不清表情,但通过双眼还是显示出他被狠狠震惊了一下。

    要知道黑暗祭司指的可不是一个小小的西林王国,而是黑暗教廷势力所触及的整片神赐大陆,没有人能弄清神赐大陆究竟有多大,能在整个神赐大陆的历史上排进前一百的人物,那绝对是跺跺脚都能让西林王国动荡不安的恐怖存在。

    “...如果能将这样的家伙解救出来,绝对能成为教廷的一大助力。”

    说着,黑暗祭司眼中流露出丝丝狂热和期待之色。

    黑甲骑士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而是迟疑着开口:“可是,这样强大且邪恶的存在,会因为我们打开封印救了他就加入我们吗?”

    黑暗祭司脸上的表情一滞,态度立刻变得冷淡起来。

    “这就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了。你先去吧,让那些家伙老实一点,如果实在闲着没事,就去周围转转看能不能再抓一些人过来。”

    黑甲骑士只能点点头,转身离开。

    “找到了。”

    罗御来到一个被积雪和树木遮掩的隐蔽山洞口。

    根据甘瑟尔等人的记忆,这应该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魔晶矿的位置所在。

    魔晶矿门口并没有人把守,确实这样的荒郊野外有人把守才显得奇怪呢。

    罗御跳下马,身后以甘瑟尔为首的六名黑甲骑士则沉默且忠实地跟在他身后。

    罗御尝试用神识探入山洞,不过以他现在仅仅练气四重的神识强度,最多只能延伸到周围十几米远的地方,并没有探知到任何东西。

    罗御收回神识,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甘瑟尔六人率先走进山洞,罗御身形隐入黑暗,悄无声息地跟在他们后面。

    山洞比罗御想象中的还要更深一些,眼前的黑暗中渐渐出现亮光,隐隐约约似乎有凄厉的惨叫声远远传过来。

    罗御连忙催促甘瑟尔等人加快速度。

    这时候,有急促的脚步声在前方响起,两名黑甲骑士快步跑了出来。

    “是甘瑟尔大人吗?”

    有人询问了一句,甘瑟尔冷哼一声,这两人立刻恭敬地迎上来,且小声嘱咐道:“东西挖出来了,比预料的要快了很多。

    因为迟迟没等到大人回来,黑暗祭司大人便率先开始仪式了。”

    “仪式?什么仪式?”

    “甘瑟尔”发出艰涩地开口询问。

    这名黑甲骑士摇摇头,显然他也不清楚。

    后面的罗御眉头紧皱,不由在心中大骂甘瑟尔是个白痴,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古怪事情竟然毫不知情,以至于连他也将这么重要的信息给忽略过去了。

    紧接着一行人快步向山洞最深处走去。

    很快罗御眼前便出现一个颇大的空间,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碎石块,还有一些小块的魔晶石,散落得遍地都是,竟然根本没人捡。

    这下罗御愈发确定黑暗祭司一行人来到这里根本就不是为了魔晶矿,而是另有目的。

    再走几步,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惨叫声,和之前罗御听到的差不多,都是人临死前所发出的痛苦绝望之声。

    只见在山洞的最深处,一个巨大的法阵映入眼帘。

    法阵是由在地面上挖出的沟壑所构建而成的,而现在这些沟壑则全都被浓稠的暗红色液体所填满了。

    空气中弥漫着极其浓厚的血腥味,法阵旁边全是尸体。

    有动物的,还有人的。

    动物身上的鲜血已经干涸,显然已经死去有段时间,但那些人身上沾染的血迹还是新鲜而温热的。

    罗御跟进来的时候也正好看到两名黑甲骑士抓着一个衣衫褴褛满脸乌黑矿工般的人直接一剑砍掉了脑袋。

    无头尸体中喷出鲜血,继续填补到法阵的沟壑当中。

    而在法阵旁边,一个身穿黑袍的紫发女人正激动地看着这一切...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