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九章:撕裂的心
    这个念头在产生的一瞬间,她忽而间打了个冷战。

    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念头呢?

    即便她是那些达官贵人争相想要收藏的珍稀品种,但她本质还是一个动物,她恨过人族对他们的干净杀绝,认为他们是懒惰且又庸俗的生物,而一个礼僧主,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看来当初她选择了性别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自己很难走出来礼僧主对自己的影响,他强硬的给自己灌输伦理思想,将她往人类的方向进化,她现在能不怎么依靠药物就能维持人形,就是他一点点塑造起来的。

    如今,他终于将她的想法也悄无声息的更改了吗?

    多么可怕。

    她将要彻底的将本我给扼杀了。

    如果这样,她宁可要拖着他一起下地狱。

    但是李僧主是不死的,所以他才这般的不珍惜他所拥有的当下,因他的心早已经死去,如今就是一个麻木的行尸走肉而已。

    她爱着的,也决不是这样的他。

    她什么时候也开始有了这种虚无缥缈的希望了?

    酥鲫鱼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她从袖子里取出一把匕首来,一直以来她都做好了这个准备,而现在也应该到了终了的时刻了。

    酥鲫鱼是有灵识的生物,所以她从父母那一处知道,在他们的生灵当中有着一个羁绊,那就是那个让自己化性别的人,若是之后背叛了自己,那么酥鲫鱼可以取出自己的心脏,让负心人一同死亡。

    在酥鲫鱼心死的那一刻,心脏就已经注入了咒术。

    只会对一个人生效的咒术,是他们种族与生俱来的本领。

    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对已经受过了一层诅咒的礼僧主生效。

    想来姚儿在死之前,应该也是对他下了言灵,若只是这等的咒术倒是不足为奇,但若是比这个厉害的,不知道这诅咒两两相撞,会产生如何的结果呢?

    酥鲫鱼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出来,这是她与姚儿的第一次的碰撞,是她们之前的较量。

    哪怕献出性命来,她也要赢得这惟一一次的战斗。

    酥鲫鱼将那冰冷的刀刃抵住了心脏,只要她稍许的用力,也许就可以让他们一齐的解脱了。

    她咬住了下唇,狠厉的正要刺穿自己的身体时,忽而间听到了门槛的重击,那个男子面色惊慌的冲了进来,一把将她手中的匕首劈手夺过:“你在做什么!!!”

    “你!!”眼看着居然还有人来阻止自己,酥鲫鱼也顾不得许多要将匕首夺过来,但那男子的力气极大,他死死的摁住她:“姑娘!姑娘!!你万万不可自寻短见啊!”

    “你知道些什么!

    我不需要你来管我!”酥鲫鱼怒斥道。

    “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那男子也着急了:“他若是不醒来了,你这样死了,他该怎么办?”

    “我管他!!我也不活了,我带他一起死!”

    那男子脸涨红了,登时怒道:“我知道了!我来告诉你天麻梗在哪里!他还是有希望复原的!”

    这句话让酥鲫鱼冷静了不少:“你……你真的会告诉我在哪?”

    男子哀叹道:“爷爷不让我告诉你,因为他知道东西放在不可能拿到的地方,所以让我闭嘴不让给你希望,但现在你连死都不怕,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你的理由呢?”

    他将匕首眼尖的一脚踢到了门外:“但我告诉你,你很有可能也回不来了,你回不来,他也活不了多久,你确定要去冒这个险吗?”

    她笑的凄婉道:“为什么不呢?”

    这笑容让男子煞费苦心想的劝说都给憋了回去,他在这个柔弱的姑娘的眼底看到了一种他远不能理解的执念,他甚至有些妒忌这个昏倒的男子,究竟是有何魅力让一个女子为了他赴汤蹈火?

    大概这就是他所理解不能的爱情。

    “我和你一起去吧。”

    他忽的不知为何脱口而出这句话来,让酥鲫鱼被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这个地方在不可能拿到的地方吗?”

    “寻常确实是不可能,唉。”那男子唉声叹气道:“这个天麻梗在西王府内,那确实是寻常百姓不可能进去的地方,但你的运气好,明日就是我要进去送药的日子,你就扮作学童一同与我进去,我会找个借口留在西王府,但估计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你必须在这时间里找到它,你可以做到吗?”

    “只要能进去,我自有办法。”

    酥鲫鱼紧紧的握住了手道。

    那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叹了一口气:“这一次,我大概也是疯了。”

    第二日来的很快,她扮装成了男子模样,一直低眉顺眼的抱着药箱亦步亦趋的跟在男子身后,大概马车走了两盏茶的时间,总算是到了目的地,她随着那男子走了进去,却忽而被挡住了。

    “这是什么人?怎么从来没见过?”

    那两个侍卫都将刀明晃晃的举在了她的脖颈上,男子连忙道:“这是我家新来的小徒弟,这不是来王府上送药,这用的量太多了,小人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师父就将这个小徒弟一同派来了。”

    嘴上说着恭维的话,手下还不忘记给他塞了好几个东西。

    “哦?”那侍卫将她上下打量了几番道:“薛神医居然又收徒了,这小师傅长得还真是俊俏。算了

    ,这一次就破格让你进去,进去了给我小心点,绝对不能乱跑,明白了?”

    酥鲫鱼被那男子一拍往下摁着连连鞠躬应是。

    一进去,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什么是富贵阶层,她算是知道了礼僧主曾经过的是多么奢靡的生活,他这一路上也没有让她受过什么委屈,但却时常叹息自己没有给她更好的生活。

    大概他心目中的好的生活,就是这西王府般。

    这西王府内和她所住的市井全然不一,高大的建筑和浮雕以及假山荷花池,无一不透露出来了这搜刮民脂民膏的风气,而她却不喜欢。

    尤其是走在路上,都能闻到厚重的脂粉香气。

    “大夫又来了?”他们一路上走的时候,看到了自旁边的华庭里走出几个姹紫嫣红的小姑娘来,她们笑嘻嘻的闹做一团,转而打量着她,像是没有见过陌生的面孔,远远的又凑着头看着。

    “看来姐姐们是看上你了。”那男子笑道:“不过你这一副打扮下来,倒是真英俊。”

    酥鲫鱼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来,她能看出来,他现在比自己更为紧张。

    她这遇到的有限的人族中,大部分人都是对着她有着非分之想的,要么图她的珍稀,要么是要利用她,而也只有这两位,一直都无私的帮助着自己,让她对人族的多了一份的认知。

    但这仅仅是建立在,他们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原则上。

    若是他们知道了,她的原本身是罕见的酥鲫鱼,并非人族,他们还会这么的不顾一切帮助自己吗?

    这是她不敢去想的事情。

    至少在这短暂的时间间隙里,她忽的心底被触动了一下,忽然想要相信老者口中所谓的“希望”二字。

    她随着那男子行云流水的走过一个个房间,他都会耐心下来每一个去把脉验看,是否有出现瘟疫的症状,她也提心吊胆的跟在后面。

    西王府的侯王有着令人咂舌的五十多位夫人,而且这数量看起来还与日俱增着,而他贪财好色的名头让酥鲫鱼也有所耳闻,但见到真人的时候,却意外的看着干瘦且精明。

    他站在那一处,眼神微微一眯。

    “薛大夫近日身体可好?”

    “回禀老爷的话,我家师父身体依旧欠佳,他老人家前不久又扭到了腰,还在床上躺着呢。”

    男子毕恭毕敬的回应道。

    那王侯坐在梨花雕的木椅上,四周光服侍他的人就有五个,他舒服的眯着眼睛,挑起了笑:“你们家的师父还真是难请啊,上一次是摔了腿,这一次是扭了腰,看来我这西王府,他这一辈子是不想踏进来了?”

    “不不,他老人家一直都

    很遗憾不能亲自向您来请罪,还请王爷不要怪罪师父。他老人家…若是身体恢复了,定然会想王爷您来赔罪的。”

    说着他又从药箱里取出来了一只千年白参:“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献给您的。还望您海涵。”

    这看着就很肉疼,酥鲫鱼想着今早起来那师父还喝了一大碗粥,然后神清气爽的在后院里打拳,怎么看着也不像是这家伙口中的连路都走不了的人。

    不过这必要的谎言是可以避开麻烦的,她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

    “你身后的这个小哥,看起来倒是不眼熟啊?”那王侯将人参收了下来,一双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激灵,连忙恭谨的做了姿态。

    “这是我师父特意让我带着,让他一路学一学,且来您府上长长见识的,这以后指不定就能继承师父的衣钵,以后还是会常常来王爷府上打搅的,还望王爷您照顾些。”男子轻轻推了她一把:“还不快和王爷请安?”

    她愣了一下,跪下将昨晚他嘱咐的台词面无表情的背了出来:“给王爷请安。”

    “你抬起头来。”那王爷却没有让她马上跪安的意思,倒是饶有兴趣的用扇子点了点她的下巴。

    她被迫的微微抬高了脸颊。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半缘修道半缘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