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9章 他这是在干什么?!!
    姜栗语也都想好了,她和司夜玦,他们就这样吧。

    就当他们有缘无分。

    或许她心里清楚,司夜玦绝对没有要欺骗她感情的意思,她也知道,他并不是这样的人。

    可他……还是深深地刺伤了自己的心。

    让她一度……都不愿再相信他了。

    所以,哪怕自己是真的爱他,姜栗语也告诉自己,她和司夜玦,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有些时候,单身……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

    方妈下了楼,再出了别墅,走到大门前,对司夜玦说道:“抱歉司先生,大小姐说她不想见你你,让你回去。”

    其实这个结果,司夜玦也是猜到了的。

    只是,心里难免还是觉得不好受。

    他看着方妈,抿起薄唇,沉声说了一句:“麻烦您,再帮我跟鱼儿说一声,就说……无论如何,都希望她能出来见我一面,如果她不来,我不走——麻烦了。”

    司夜玦既然来了,那么也就打定了主意,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姜栗语,都要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告诉她,也都要……跟她好好儿地道个歉。

    他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她的。

    尽管他知道,无论他是故意的也好,不是故意的也罢,伤害都已造成。但他还是想要尽力地弥补。

    听到司夜玦的话,方妈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她本来想说一句‘您这是何必呢,大小姐既然说了不见,那她就不会见你的’。

    但是她复又想了想,她也没什么立场说什么,所以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再去给大小姐说一声。”

    “谢谢。”

    ……

    然而姜栗语这次真的就像是铁了心,说不见就不见。

    此时此刻,司夜玦已经这么孤零零地,可怜兮兮地站在姜家别墅门口三个小时了,但是姜家的别墅大门,却是没有再打开过。

    而司夜玦,却也没有半分的不耐心,他就这么像一棵高大挺拔的柏树,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姜栗语一早就睡下了,她昨晚根本没怎么睡好,所以今天困得很早。

    方妈后来上来敲门,跟她说,司夜玦说,‘她不下去他就不走’这话时,她的心也的确动了动,但最后,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去管他,甚至还直接躺在了床上。

    只是,她仍然睡得不太安稳,噩梦不断。

    半夜——

    轰隆隆——

    不小的雷声,将姜栗语从睡梦中吵醒。

    她也像是一下子被惊醒,然后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磅礴的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的玻璃上。

    姜栗语朝窗外看去,她的神色有些怔然。

    司夜玦……

    他,他还在门口吗?

    应该……走了吧?

    下床穿好鞋,姜栗语出了房间,走到了二楼的客房,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走到窗户那儿,她的目光朝下面看去。

    突然!她的瞳孔,猛然一缩!

    司夜玦的车依然停在那儿,而他自己,则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们家别墅外。

    任雨下得再大,他的身形,都稳如磐石,而且根本没有任何要避雨的打算。

    姜栗语的心狠狠一痛!

    他这是在干什么?!!

    苦肉计吗?!

    蓦地咬紧了下唇,姜栗语其实真的很不想下去,很不想见他。

    她本以为,他说,‘她不下去他不走’这话,只是说说而已,毕竟现在雨下得这么大,而且都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他肯定早走了。

    但没想到……

    她其实很想狠下心不去管他,就这么任由他站在楼下淋雨。

    可是当站在窗前,看到楼下那个男人时,她的心,却又怎么都狠不下去了。

    最终,她还是拿着伞下了楼,然后出了别墅。

    ‘咔嚓’听到别墅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原本已经被雨淋得,连眼前的视线都模糊了的司夜玦,立刻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朝着别墅那边看去。

    走出来的,是一抹高挑纤瘦的身影。

    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的司夜玦,竟有些鼻酸。

    姜栗语打着伞走了出来,将伞举过司夜玦的头顶。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的语气里,听不出半点儿情绪。

    “鱼儿,我有话想跟你说。”司夜玦再次伸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后,这再眸光定定地看着姜栗语,沉声地,一字一顿地道。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你一定要听我说!”司夜玦当即就伸手抓住了姜栗语的手腕,语气有些急促地说道。

    姜栗语看着他,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后,她再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罢了!既然她都已经下来了,不也就等于,要跟他谈谈了嘛。

    “先进去再说。”

    司夜玦这才瞬间扬唇笑了起来:“好。”

    进了别墅以后,姜栗语把司夜玦带去了楼下的公共浴室里,再对他道:“你先洗个澡,这有浴袍你先穿着,我去给你拿我弟的衣服。”

    说罢,姜栗语便朝着楼上走去。

    现在,B市已经渐渐开始立秋了,不像C市,还是夏天。

    司夜玦这样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若是再不赶紧洗个热水澡,第二天准得感冒不可。

    姜栗语就这么进了姜木尧的房间,然后摸黑走进了他的衣帽间里,然后再打开了衣帽间的灯。

    但是衣帽间的灯才刚刚打开,房间的床头灯就打开了,然后紧接着,传来了姜木尧那睡意朦胧,还带着鼻音的声音:“姐,大半夜的……你进我衣帽间干嘛?”

    “拿你的衣服,你别管,睡你的。”姜栗语一边翻找,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拿来给谁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姜木尧问。

    “你别管,睡你的。”

    “好吧。”

    姜栗语给司夜玦拿的是姜木尧的一件T恤,运动裤,已经一件运动外套,还有他未拆封的全新内.裤。

    拿了以后,她便下了楼。

    走到浴室前,她将那些衣服全部放在门口的椅子上,这再敲了敲浴室的门:“衣服在外面。”

    说完,不等司夜玦有回信,姜栗语就直接进了厨房里。

    烧水,准备给司夜玦煮姜汤。

    没一会儿后,司夜玦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

    【对不起……我华丽丽地卡文了,今天就两千字。嘤~】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