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大将军赵雍
    楚宫。

    “大王,廷理与三闾大夫今日一大早已经带着随从出发。”

    “出发了!”熊槐闻言微微一笑,然后看着陈轸问道:“那咱们的人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请大王放心,此事臣早已安排妥当。只要廷理他们一到江淮,那么知北涯的探子就会这个消息传遍江淮各地。”

    “好,有贤卿在,寡人其无忧矣。”

    说着,熊槐突然皱起眉头道:“左尹之所以归来很迟,那时因为秦国刻意留他,以示秦楚之好。而令尹参加七国会盟,这都好几个月了,怎么他们六国还没有商议好出兵的章程啊?

    贤卿,现在大梁那边是什么情况啊?”

    陈轸摇了摇头,叹道:“大王,令尹传回的消息,现在齐赵两国还没有谈拢伐秦主将的人选。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波折,令尹只好一直滞留大梁。”

    “还在谈···”熊槐想起之前六国合谋伐楚的时候,那几个国家可是谈判了一年多,想到这,熊槐目光向大梁方向一瞥,然后摇了摇头。

    魏国大梁。

    六国共商出兵伐秦,在六国一致同意出兵伐秦的情况下,还是拖延了两月之久。

    一方面,赵主父强力要求赵国上将军牛翦担任伐秦主将,另一方面,齐王则以牛翦名望不足为由,坚决反对赵国将领担任主将,并以此事乃魏国之事,而力推魏国将领倪良为主将。

    在魏国虽不愿但也不敢开口拒绝,宋国不便开口,不出兵的楚国不能开口的情况下,齐王独自一人强怼赵燕韩三国之君,以致此事久久不能决断。

    这一日,齐王地刚怼完赵主父,正在返回自己临时寝宫的路上,近臣公玉丹匆匆近前禀报道:“大王,右丞相孟尝君来了。”

    “嗯?”齐王地一怔,皱起眉头道:“寡人不是让丞相在国中辅佐太子监国吗?他为何丢下太子来到大梁?”

    说着,齐王地突然想起魏国来,眼睛一亮:“是不是丞相已经相通了,打算再次来魏国担任相国。”

    “不。”公玉丹摇头道:“大王,丞相此来是来禀报声子的死讯,并来询问声子继任者的。”

    “哼。”齐王地一听声子死讯,先是皱起眉头,然后又冷哼了一声。

    此刻他心中对田文可是极为不满。

    他田文乃是辅佐太子监国的重臣,而不是声子的家属,现在田文抛弃自己的职责,前来大梁禀报声子的死讯,这就是居心不良。

    同时,他也知道了田文此来的目的,无非是想让他任命田甲接替声子罢了。

    不过,想要让田甲接替声子,这怎么可能。

    田氏宗亲一直掌握着齐国的军队,他们对军队的影响太大了。

    先王威王之时就时常忌惮齐国名将田盼以及名将田忌,而且田忌最后还起兵谋反了。先王宣王之时,就非常忌惮靖郭君田婴。

    现在齐王一脉与田氏的关系已经很疏远,田氏之人现在多为自己打算,而少有一心为国者。

    就比如现在孟尝君田文,他尽然大胆到抛下自己的监国重责,跑到大梁来要齐国军权来了。

    如果不是田氏势大,他现在就想废了田文。

    想要军权?这简直就是做梦,他好不容易才从田氏手中夺走军权,现在又要他将军队在交给田氏?

    呵呵,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着,齐王地冷冷的道:“请丞相前来见寡人。”

    “唯。”

    另一边,赵主父与鹖冠子一回到魏王安排的宫殿,大臣富丁就来禀报道:“大王,探子来报,就在刚刚,齐相田文到了大梁。”

    赵主父闻言精神一振,与鹖冠子对视了一眼,二人同时露出一丝喜色。

    接着,赵主父欣喜的问道:“贤卿,可是田文答应做魏国相国了?”

    富丁摇头道:“不,是齐将声子病逝,田文前来报丧的。”

    “可惜了。”赵主父叹道:“寡人还以为齐王见难以力推倪良为主将,这才强令田文来魏任相呢!不想,空欢喜一场。”

    “不然。”鹖冠子笑道:“大王,臣以为田文此时来请求齐王任命田甲为主将,这对我们而言是好事啊!”

    “好事?”赵主父一怔:“寡人跟齐王为了伐秦主将人选,在大梁耗了两个月的时间,这其中的主要目的有两个。

    一方面是为了离间齐魏关系,齐魏多年交好,关系十分融洽。这一次,齐王明知魏军主力尽损,不得不依仗他国之力,才能夺回河东,凭借河水之险抗拒秦国。可是,齐王此时却强推魏国将领做联军主将,虽然他名义是不信任牛翦将军,但其实却是在逼迫魏国表态。

    而魏王为了拉拢赵燕韩三国,却始终不敢表态,同时因为担心齐国与秦国结盟,让联军首尾难顾,所以这两个月来一直是左右难摆之态。

    现在的情况,齐王每拒绝一次寡人,秦国在河东的守备就充裕一分,齐王每强推倪良一次,魏王心中的焦虑就浓郁一分,齐王每把出兵之日拖延一天,齐魏两国的情分就弱一份。

    而另一方面,寡人拖着联军的目的,也是为了逼迫齐王强压田文来魏任相,以离间齐王与田文,乃至齐王与田氏的矛盾。

    现在第一个目的勉强达成了,而第二个目的目前可还没有半点动静啊!”

    说着,赵主父迟疑道:“难道真的推田甲上位不成?”

    “不。”鹖冠子摇头道:“齐国田氏一直掌握着齐国的军权,现在我们推田甲上位,这无疑会缓和齐王与田氏的关系。而且,只要田文与齐王未撕破脸,那田文来魏任相,只会让田文身在魏国而心在齐,这只会让齐魏两国的关系更加亲密。

    所以,臣的意思是,趁田文来请齐王立田甲为将之际,我们力推触子为将。如此,一则可以让齐王扫了田文的脸面,二则也可让田甲心中充满愤恨,三则也可让魏王感受到主父的诚意。”

    赵主父一怔,难以置信的问道:“先生难道想把联军主将的人选让给齐将触子???”

    “不。”鹖冠子摇头解释道:“联军主将关乎主父的盟主地位,这是万万不可让人的,必须要紧握在我赵国手中才行。

    臣的意思是,既然齐王以为我赵国上将军名望不足,那我们就换上我赵国大将军好了。”

    赵主父纳闷道:“先生糊涂了,自从子何即位,大将军公子成晋升国尉后,现在我赵国大将军一职就一直空悬下来了。”

    鹖冠子看着赵主父笑道:“主父,有的。”

    赵主父:“···”

    次日,当赵主父得知昨日田文游说齐王用田甲为将,而齐王地并未表态,最后田文脸色很难看的离开齐王寝宫。

    得知这个消息,赵主父便带着鹖冠子自信满满的想魏宫大殿走去。

    大殿。

    六国之君加楚相昭雎到齐后,齐王地心烦意乱的看着赵主父道:“赵主父,咱们昨日才散会,怎么你今日又要召开会盟,难道你准备支持将军倪良为主将吗?”

    “齐王说笑了,此时魏国主力已丧,你强推魏将倪良为主将,你这不是在为难魏王吗?”

    赵主父说着,又抢在齐王地讽刺前开口道:“不过,齐王你说的的确有道理,敝国上将军的确名望不足,难以服众,所以,在下决定推举名满天下且能威服诸将的,我赵国大将军担任联军主将。”

    “赵国大将军?”

    六国之人同时一愣,赵国现在可没有大将军啊。

    此时,韩王几瑟满脸迟疑以及好奇的问道:“赵王,敢问贵国大将军是?”

    赵主父身侧的鹖冠子闻言,立即笑道:“各位大王,敝国大将军此时已经在这大殿中了。”

    “就在殿中?”就在众人纳闷间,赵主父掏出赵国大将军的印信,然后往自己腰间一挂。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