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凌梓潼受伤
    凌之世一怔,能够看出玄老眼中充满的激情,于是洒脱一笑,倒也适应了他这样的性格,“按照承诺,我已经完成第二次磨练了,不过我还有事。”

    玄老点点头,已经知道凌之世会提起这件事情了,但是他也不阻拦,按照约定只需要在三天后前来应战便好,“行,要是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去逞能,虽然我名声不好,但是在大陆上还有我一席之地呢。”

    凌之世淡淡的笑了笑,紧接着玄老也笑了起来。两人对视大笑,也算是潇洒。

    朝晖夕阴,暗鸦丛起。被诡秘的山峰遮住半边的太阳散发着熊熊烈火一般,将天边的云朵尽数染红,一个少年的脸阴沉的可怕,被太阳的照耀下,那双犀利充满杀气的眼神此时竟然冰冷无比。

    要可是知道,前一刻的他还正在紫竹峰上和玄老有说有笑,就当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天边宛如都随着他的情绪便的昏暗无比。仿佛今夜有什么大事发生。

    凌之世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身影宛如一束光芒冲出,若是有人在一旁观看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的飞行速度早已经远超踏师境能够达到的速度了。

    ………………

    黑壤之城,御神殿。

    御神殿金碧辉煌,所有东西都显现的高贵无比,但殿内死气沉沉,所有人低着头一言不发,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空无一人,望着窗外飘飞的雨丝,与黑夜夹杂着,绝无横坐在宝座边,轻轻的站起。

    铠甲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其他人纷纷将眼神望向他。

    不过,就在此时,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御神殿,绝无横还未警惕起来,半米后的金色殿门“轰”一声被打开。随着地上的雨滴渐渐向上看,一个少年全身已经湿透,散乱的头发之下,那双眼神中散发着黑洞般的漆黑。

    “少……爷!”绝无横内心一惊,看着凌之世全身上下的气息已经突破到了裂空境,刚想站起来禀告现在的事情却被凌之世冷漠的声音一把打住,只见那双眼睛扫了殿内一边,然后转头走向王座右方内的房间内。

    大殿内的人全备武装,铠甲齐身,腰胯宝剑,当他们的眼神被凌之世所扫了一便的时候,心脏竟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三分,就连眼神都不敢与其对上。

    凌之世明明刚刚还是在大殿门口,但是只见他缓缓踏出一步,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到了所有人的身后。绝无横内心吃惊,看着步态稳重、又犹如幻影般的凌之世,然后急忙了过去,眼神充满担忧。

    “吱嘎”一声,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房门被缓缓推开,在这个被五颜六色、炫彩衣服的海洋中包围的中央,寒冰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宛如天使般的少女。但仔细观察,这个少女全身都被一层寒气笼罩住,不止是头发,就连眉毛都已经凝结成冰霜,在她那小手上却延伸至胳膊处却被有着一道道刻骨铭心的黑色印记。

    即使这有寒冰床的压抑,即使她处于假死的状态,但是她平静的脸上悄然间浮现起几丝痛苦却被凌之世一清二楚的捕捉在了眼睛内。

    此时,凌之世的内心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压抑,不断压抑着,生怕这股情绪会令他丧失所有的理智。

    凌之世早已经将自己的一道气息打入了凌梓潼的体内,只要她收到伤害就会第一时间告知于自己,但这次却并非普通的受伤,因为凌梓潼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并且有绝无横的保护,绝对不会轻易受伤。

    没想到让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凌之世绝对不允许让万魁的事情再次重现。

    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绪,凌之世并没有说话,反观只是一脸冷漠的转头离开,绝无横自然也看清楚了他的意图,只是轻轻的关上了房门,但又轻轻瞟了一眼里面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般的睡美人,脸上也十分的悲痛。

    关上门的那一刻,凌之世的身影正穿越大殿内所有人的身旁,他们都转头看向绝无横,绝无横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让他们不要打扰凌之世。

    出去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黑夜夹杂着彻骨的细雨,凌之世轻盈的越上了御神殿的房顶。一个身穿道士服、许久没清理胡渣的男子缓缓从飘来。

    凌之世一言不发,望着他,只见白心双手负背,踩着剑身缓缓靠近,然后平静道:“小姐我已经把她接走了,她现在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完成,相信你也知道了小姐的身世,你现在还太弱了。但小姐的初心还未改变,她会单纯的变强,保护你,希望你能够变的更强,不要站在女人的背后。”

    凌之世原本低着的头忽然抬起,双手依靠在自己的身侧支撑,忽然大笑起来。他知道白心所说的意思,正如他所说,自己的失误,让凌梓潼受到了重伤。此时凌之世的气息在她的体内,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事情,但完全可以将任何一个人杀死,就算是肉身强悍,吞服过圣果的他也一样。

    “还记得顾老给你的令牌吗?大陆内隐藏高手如云,荒古沉睡的气息还未消散,只需要你一声令下,伤害了凌梓潼的人都会被片甲不留,就算是这个那个姓,杀的人都能给你铺出一条三千里血路。”

    白心的冷漠的双眸,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竟然有散发着淡淡的碧蓝色,他右手紧握腰胯的剑袋,俯首对着凌之世。此时的凌之世就需要拿出令牌,一声令下,只要掌管令牌的人就有堪比天下霸主的威严,指使大陆内尽数高手,同时也包括白心。

    “呵呵,你也太爱说笑了。”凌之世淡淡一笑,身子从房顶上快速跳下,白心眼神随之落下,只见凌之世犀利的双眼冷漠无比,“这种事情,换做是你,你会让别人帮你了解?”平静的声音,压抑着巨大的心情。

    深吸一口气,凌之世缓缓走入御神殿,万魁、绝无横、虎峭三人、夜行军以及几个只几次面的老者在大殿内,他们齐刷刷的将眼睛望向凌之世。

    “老大,夜行军这个名字是小姐给我们取的,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会将那群人杀死。”尺泽缓缓站出,他经过了龙鲲至尊的传承,现在已经变的更加强大,但唯独面对凌之世,他骨子里的龙之蔑视却充满敬畏。

    “那群人!?”凌之世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当他听到“那群人”这三个字的都时候,眼神忽然一抬,然后对着绝无横问道:“那群人是谁?你们知道是谁让凌梓潼受伤的?”后半段话时,语气有些动怒。

    虎峭见到此时的场景,及时站出,“是我没有保护好小姐。”

    “你先退下。”绝无横立即打断了虎峭,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说道:“我们正打算完全吞并黑壤之城的时候,但在西半段的北蛇之地这个势力竟然早已经窥视着中央的位置,并且暗地中已经吞并了其他的势力。”

    语气一顿,继续说道:“他们估计早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于是在你离宗的时候才会在我们最不警惕的时候悄然下手。凌梓潼受的伤是“百毒禁”,这是极其棘手的一个招式,只好中了此招的人难逃此劫,在全天下也就只有一个地方会此招。”

    凌之世点点头,他刚刚的确还过激了,但绝无横依然不为动色也正是因为他知道凌之世此时内心的痛苦,但现在他目视着这大殿内的人,他们早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就是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哪个地方?”不止是凌之世,就连其他人都不禁好奇了起来。

    “大陆内最神秘的天玄门。据我所知,他们不轻易露面,一直都躲在暗处查看着大陆的消息。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洞穿未来,勘测乾坤的能力。我相信北蛇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有了玄天门内某个人的帮助,而凌梓潼的伤,也肯定是他们所造成。”

    说完,绝无横身上幽幽散发出无人匹敌的气息,他望着所有人,最终将目光落在凌之世身上,“这次是我的失责。此时我们已经有四千人已经完全准备完毕。”

    凌之世紧眯双眼,内心隐隐动怒。

    天玄门之事凌之世也有过耳目,早就在凌家的藏经阁阅读过,然后又找父亲凌战求教,但他原本以为天玄门是一个不问红尘事故,最中立的势力,他们掌管着天机,预知未来,就算是圣地和烈火宗都不敢招惹的存在。他们都是天的仆人,是最神秘的一批人。

    但此时,他们竟然运用了百毒禁。只要在大陆内,运用五十年寿命以及无数玄石作为契机,默念自己想要咒杀的人就可以让其被痛苦缠绕,最终全身都被黑色的印记缠绕,就会被拖入无尽深渊。

    永远无法翻身,也正是世间最为恶毒的一种禁术。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