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世界观奔溃
    三个小人儿大眼瞪大眼了好一阵子。

    “不!这不可能!”最终还是七七打破了可怕的沉静,“你不可能是她的后代!”

    “呀!生气了生气了!”不知为何,青墨看起来很是幸灾乐祸。

    东方梓棠故作惊到退了一步:“为何……为何七七要不相信我?我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会有我先祖的画像,也不知我先祖是不是与你们是仇是好,我骗你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小花灵祭司看着东方梓棠这个模样,又听着东方梓棠的话,连连用竖笛猛打七七的脑袋,打得七七嗷嗷直叫。

    “爷爷,别打了别打了!”七七大滴眼泪大滴眼泪地掉着,“她根本就是看上了我们的族花才这样说的!”

    东方梓棠眼眸一转,画像上的这个人,还和他们的族花有关系?

    “你个蠢货!人类要是想抢族花,凭你你也想拦住?”小花灵祭司继续打着七七,如果族花有人强行摘采那么他这边肯定是会收到信号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族女子并没有强行摘采族花。

    而且,即便对方强行想要采族花,她也采不到……毕竟,这里可是有那位大人曾经留下来的庇护天火!

    “我是想要族花不假,因为祖上有记载这种花,所以我才会想要摘采。”东方梓棠继续编着。

    东方梓棠若是执意采药,那便会遭到劫难,可这时她却因为七七暴露出来的驱使魔兽的本领而暂时停止了计划,也不知究竟是位面之子所带来的气运作祟,还是因为其它,总之,她的的确确逃过了一劫。

    “你还杀生!”七七一双绿色的大眼睛倔强着。

    “抱歉,那些兽类要吃了我,若我不杀了它们,那便是它们杀了我了。”东方梓棠耸了耸肩膀,倒是表现得没有罪恶感。

    “你、你可以用……”

    七七话还没说完,又是几下竖笛打下来,打得七七干脆装瘫痪,直接倒在了地上,不敢说话。

    “美人儿,不好意思,你别去管我孙子说什么话,他就是个小年轻,”小花灵祭司把画卷收了起来,放回了书柜之内,“没想到这么久了,又有人族到来了。”

    看来,小花灵祭司其实也没有完全相信东方梓棠的话。

    这一点东方梓棠能够理解,毕竟她出现得莫名,又空口无凭,人家不信任她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好意思啊,美人儿,也不是我不相信,而是……你实在是太好看了,居然没有我们小花灵族的血统,令人难过。”小花灵祭司接着道,还做出了一副惋惜的模样。

    青墨:“……靠!小花灵族是不可能和人类生孩子的!清楚点!”

    东方梓棠听着青墨这话,抓住了一个关键点:青墨是怎么知道小花灵族不能和人类生孩子的?

    要知道,即便是灵兽在化形期以后,也是能和人类生育后代的,只是极少人会去这样做,因为他们的后代虽然会比人类多一些先天能力,却魂魄缺失。

    只有凝魄期以后的灵兽与人类生出来的后代才能是完整而有力的结合,可世界位面如此之大,凝魄期又岂是随处可见的?如此骄傲的凝魄期灵兽,未必想和人类一同繁育后代。

    “你之前有说到过,你的族中有着关于我们族花的记载,那你可知道这种花的名字是什么?有何功效?”小花灵祭司目光虽然很柔和,却藏着一位老者含蓄而深藏的睿智。

    这个问题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东方梓棠却有察觉到陷阱的味道。

    在书上,东方梓棠曾得知此药名为“境岸之南”,可是在她当时想要摘采时七七曾说过,此药名为“依陀南花”。

    那么,她应该回答哪一个名字呢?

    “它是药草,名为‘境岸之南’,或许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其他的名字,可无论什么名字,它都是‘境岸之南’。”东方梓棠不缓不慢地说出了这段话。

    七七气得跳了起来:“爷爷!你看吧!她果然是假的!”

    可他也觉得奇怪,自己明明告诉过这个人类此花的名字叫依陀南花,可为什么她还是会说错呢?人类的记忆有那么差吗?

    可小花灵祭司听后却是眼眸明亮,根本无视掉了自家孙子所说的话:“没错!就是境岸之南!这么美丽的人竟然真的是那位大人的后代啊!”

    小花灵祭司彻底地相信了东方梓棠就是画像上的人的后代,毕竟境岸之南这个花名,只有小花灵族的历代祭司才知道,就连七七也是对这个名字觉得陌生和茫然的。

    而且根据上一任祭司,也就是他的太爷爷告诉他的,那位大人可是说过,即便是在外面的世界,也只有她知道这个名字。

    小花灵祭司对着东方梓棠深深地行了一礼:“还请美人遵守百万年前的承诺,带领我族摆脱诅咒!”

    东方梓棠一愣,脑袋迅速地转弯着,最后选择了退后一步:“抱歉,祭司先生你也说了,那是百万年前的事情,而且若是真有什么承诺那也是我的先人许下的承诺,我只不过是误入此地,被境岸之南所吸引而来罢了。”

    见东方梓棠打算不认账,小花灵祭司有些急了:“可是你的先祖真的说了,当有一日她的后人再来到之时,将会取走境岸之南,并且为我族解除诅咒!为此我族一直辛勤守护着境岸之南,将它视为族花,不让魔兽伤它半分,如今百万年已过,境岸之南已然成熟……啊对了,你的先祖还布下了天火!那是我们先人和你的先人之间的承诺,若你要拿走境岸之南,毕竟得获取我的同意!”

    七七目瞪口呆,他都听到了些什么!?这都是些什么!?族花不是叫依陀南花吗?不是保佑他们族群兴盛繁荣的吗?怎么突然变成给人类养药了?而且……诅咒?那是什么?

    七七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突然之间就崩塌了!

    可是没有人管他。

    天火?东方梓棠略微皱眉,小花灵祭司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而且若真是那画像上的女性设下的天火,即便是她东方梓棠,估计也难以应对。

    虽然她可以控制小花灵族的心神,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将境岸之南交给她,但她终归并不是那画像上的女子的后人。

    若真有一日,那画像上的女人的后人来到此处寻找境岸之南,却发现小花灵族并没有守护好境岸之南,他们也的的确确地失去了解除诅咒的机会。

    一声叹气:“我是真的不清楚这些,不过既然祭司先生你都这样说了,那不如先和我说说,你们中的究竟是何诅咒,如何中的,可否知道解除方法……”

    只是,虽然东方梓棠这样说了,却也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来——天火是画卷上的女子所设置,那么她的后代将会极有可能拥有破解之法,根本就是……虚设啊。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