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1 我既心魔(二更)
    马沙看着老爷子,发现他说话在打磕巴。

    而且人物也有点掉帧的感觉。

    ——果然我插复数植入物,会导致一些植入物的功能不完整。

    马沙判断这个老爷子也不是真人,而是全息留言之类的玩意儿。

    老头打着磕巴,断断续续的说:“你能走到这一步一定非常的不容易,一定花费了许多的时间,遍尝人间疾苦……”

    马沙想了想,自己好像从加入学派到现在也就不到半个月,这时间……好像也不少?

    但是感觉这货讲的“许多的时间”应该是以年的为单位。

    “你饱受孤独的折磨,因为周围所有人都没有一个能和你对等的相处,他们都是你的棋子、你的傀儡,是随时可以弃置的工具人。”

    ——嗯,孤独什么的还行吧,可能是因为我加入学派的时间不长所以体会不到?

    “而现在,你甚至获得了濒死体验,见到我并不能保证你能从这次危机中生还。在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之后,你心理学上的造诣,终于达到了晋升的标准,而濒死体验,是拼图的最后一块。”

    ——抱歉,我想除了濒死体验之外,其他都是大学里的高等教育赋予我的。

    马沙对着老头吐槽道。

    “你现在理解了人类内心最原始的两种动力,随着你的晋升,你将会初步掌握利用这两种原始动力的方法,虽然这些方法比起我们学派的高阶技巧来说,十分的粗糙,简直糟糕透顶,但毫无疑问的,你的技巧将会更加精进。”

    ——嗯,听起来挺不错,但是你得把植入物的配方给我啊。

    ——上次是罗宋汤,这次是什么?

    老头继续说:“你作为已经迈过早期阶段最严酷考验的学派成员,可以解除一些更高层次的秘密了。你将会了解我们学派的三个最大的秘密之一。”

    ——卧槽?

    “我们学派的植入物,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

    ——这算啥秘密,我喝那罗宋汤的时候就感觉应该是这么回事了。

    老头继续说道:“我现在将给你暗示,这是你晋升硕士阶的引子。”

    说着,老头抬起手,手上出现了一个鸡公碗。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说:“你现在看到我手上有个碗,这是你最熟悉的碗的具现化。”

    ——我最熟悉的碗是鸡公碗?虽说我作为广东人,从小看TVB的剧长大,对剧中整天出现的鸡公碗很熟悉,但我实际上从未用过鸡公碗吃饭啊。

    “碗里面的水,就是硕士阶的植入物,喝吧,去迎接你的命运吧。”

    马沙:“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啧,条件反射就玩起这个梗来了。

    能晋升自然是要晋升的,虽然马沙也担心自己升这么快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但现在这个生存局面,他没有选择。

    ——看起来别的弗洛伊德学派都是经历很多年潜心研究,忍受周围所有人都是傀儡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带来的孤独,最后再来一波濒死体验,这才能完成晋升。

    ——我纯靠穿越带过来的知识,半个月不到从学徒到硕士,出点啥问题都不奇怪。

    ——可是我现在只能冒这个险,我需要抓住所有能提升自己战斗力的手段。

    马沙拿过鸡公碗,直接端到嘴边,一仰脖全喝了。

    他面前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形象突然变得仿佛马沙家里那台老古董显像管电视机的画面一般。

    但是马沙并没有感觉到来自世界之理的冲击——难道这是因为我现在处于濒死状态,它没什么好冲击的?

    ——话说,我不会真就这么死了吧?

    马沙担心自己能不能醒来的同时,那仿佛行将就木的老电视的画面一般的弗洛伊德的身影开始向马沙讲解硕士阶的能力。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发条没上够的八音盒。

    而且还是不是停摆一下,让马沙担心他能不能把能力介绍完。

    “经历了漫长而孤独的跋涉,你终于晋升了硕士位阶。你的精神分析技能变得更加精湛,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变化,但是我要提醒你,这并不是说精神分析会更快的生效,不,不是这样,你仍然要花费足够的时间了解目标客体,和目标客体互动。

    “但是你能获得的信息量,将会成倍增加。

    “你现在可以直接影响目标客体心底里的生本能与死本能,生本能并非单纯的求生本能,同时它还关系到人的创造欲、进取心等表层的心态;同样的,死本能关系到破坏欲、施暴欲,并且理所当然的,与绝望挂钩。

    “不管是生本能还是死本能,作为人类内心最底层的结构,它的架构注定是简洁的,所以你并不能通过影响这两种本能来达成复杂的目的。

    “于是这些影响得到的效果也注定简单、直白。

    “你可以让老夫老妻突然枯木逢春,也可以把仿佛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年轻人推进绝望的深渊,但你没有办法做到更加复杂的事情。

    “另外,由于你的影像直接作用于底层本能,你无法预料在这种影响传递到表层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所以你无法预料这些影响会最终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获得了干涉本能层面的能力的你,将得到全新的位阶名称:心魔。”

    “等一会!”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和弗洛伊德的影像进行对话,但马沙还是叫出声,“我不是既能干涉生本能也能干涉死本能吗?怎么这个位阶名称听起来就是个只干涉死本能的带恶人?”

    下一刻,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弗洛伊德的影像竟然开口了:“我知道你此时肯定会疑惑,为什么是心魔。但是,随着你在心灵荒漠上继续跋涉,你就会发现,你让人产生绝望和破灭的时候,远比赋予他们生的希望的时候多。你就是凡人的梦魇,是那些被你欺骗的‘朋友’的心魔。”

    马沙咋舌。

    ——等等,这可能是个心理暗示!他的目的就是让我多干涉死本能!

    ——乖乖,好在我系统的学过心理学,还是双核玩家,正常只插了弗洛伊德学派植入物的人,就被带沟里去了。

    摆脱了暗示的马沙,带有一些逆反心理的想:经常干涉死本能给人绝望就叫心魔,那我要是整天干涉生本能,是不是就该叫X魔了?毕竟我记得,弗洛伊德的生本能,也包括繁衍的欲望……

    马沙被自己逗笑了。

    但他马上把注意力转向更加实际的问题。

    ——我该怎么从现在这个濒死的状况解脱出来?

    ——我,自己干涉一下自己的生本能?

    这个想法一产生,马沙就觉得靠谱——这看起来就像个考试,用干涉自己的生本能的方式脱离濒死,做不到这件事的弗洛伊德学派怪人都会被淘汰。

    难道说,再往更高的位阶晋升,除了要掌握理论和拥有植入物之外,还要接受考试?

    马沙一边想,一边审视自己的内心。

    ——嗯,确实能感觉到生本能,还挺强。

    ——等等,死本能也挺强?我还是个潜在的破坏狂?

    ——算了,先不管这些,等我强化生本能。

    马沙说干就干!

    他把自己的生本能全力拔高。

    于是,下一刻他就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脸呆滞的郑泉泉。

    紧接着,他产生了强烈的要和郑泉泉生个娃的冲动。

    这显然也是撩拨了生本能之后的结果。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