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2章 葛小天:老沈啊,我感觉你这栋楼不错!
    “一亿五千万?”听到财务汇报,沈志鹏脸都绿了。

    “是的,沈总,里面包括改装费、装修费、维护费。”

    “我特么……”

    沈志鹏猛地看向坐在一旁的沈文,“你疯了?”

    “什么?”

    “你拿一路通的资金改装迷二六?还花了一亿五千万?”

    “是啊,里面有上百亿,你拿去那么多投资项目,我动用一丁点不过分吧?”

    “我特么……”

    沈志鹏下意识抬脚飞踹,可想到好不容易哄回来的儿子……,一拳锤在实木桌面上,“嘶!”

    沈文被吓一跳,慌忙站起,委屈解释道,“一亿五千万不多啊,三哥改装航姆花了十多亿富兰克林,据说冰熊又给他们要二十亿维修费,换算一下,咱迷二六才花了两千万富兰克林,已经很便宜了!”

    “草!”

    “飞机是您给我买的,里面乱七八糟,还有羊粪,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不改装,你会上去?”

    “那也花不了一亿五千万,比买飞机还贵?!”

    “这是冰熊的定制机型,在华夏根本买不到部件,联系那边,人家也不理会,只能找葛小天改装……”

    似乎想到什么,沈文更加委屈,“比飞机贵?您装修老宅花的钱,几乎是重建老宅的三倍,我……”

    电话另一端似乎没听到争吵,“沈总,沈公子还花六千万,买了一辆天霸系列越野。”

    “什么?”沈志鹏惊了,“你特么也被姓葛的忽悠了?”

    “哪有,我又见不到他。”

    “那你从谁手里买的天霸?”

    “泰迪啊,大泰路桥的董事长,他车技老厉害了,前段时间领着车队在北部草原‘察沙国际拉力赛’中包揽前三,获得两百万奖金,我也准备搞一支队伍……”

    “搞尼玛,你给我滚!”

    “动感线条,超前设计,不但能跑,还能在大漠低空滑翔。800马力,时速高达560km,百公里加速仅需3.2秒,稳定安全,碾压所有超跑,配独特航空发动机,造价堪比卫星火箭,他给我打五折,又没赚我钱……”

    沈文委屈极了,说完,弱弱抗议,“再说,我是董事长,有权利使用公司资金,调整战略布局……”

    “战略你大爷!”

    沈志鹏再也忍不住,感觉把公司交给这龟儿子就是个错误,抬脚便踹……

    钟潇潇从某人精灵大乱斗带来的震撼中回神,看到自家男人发火,护子心切,挡在沈文身前,怒声道:

    “你那凶干嘛?不就是一亿五千万么?一路通里面那么多资金,你左手进,右手出,平了还不容易?”

    “你懂个屁!”

    沈志鹏飞快掏出手机,拨打卖口服液的老兄弟电话,“喂?老弟,手头资金充裕么?”

    “要多少?”

    “两亿三千万。”

    “这么多?我改装那架商务机,前期花掉七八千万,还只进行一半,现在就剩下两千万……”

    “你先暂停改装,把资金汇给我用用,我再向其他兄弟借……”说到这,沈志鹏心脏一抽。

    两个月前,为了看姓葛的笑话,除了两架迷二六,他还怂恿其他合作伙伴买下新飞到运河CBD的五架中型运输机……

    改装、装修、维护……

    卖口服液的老二都被掏空了,其他的?

    沈志鹏猛地捂住胸口,怒目圆瞪,“姓葛的他……他早就……噗!”

    “爸?”看到老爹吐血,沈文差点吓哭。

    “志鹏?”

    “别管我,快去凑钱!”

    “咱一路通里还有四十多亿呢,你要干嘛?”

    “不是,一路通资金可以投资房地产,留下三分之一绝对不会出问题。但不能用于除了债券、炒股、投资固定资产以外的项目,现在被用掉的大头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私自挪用的两亿三千万!”

    钟潇潇掌管东山建联十几年,即便没接触过金融,也听明白话中意思,颤声问道:“你是说,总银监管会找麻烦?”

    “有姓葛的牵头,这不只是麻烦,有可能会毁了一路通!”沈志鹏吐完血,整个人苍老许多,按住座椅扶手起身,“问问你爸有资金没?”

    钟潇潇点点头,拨通电话。

    然而……

    “女儿啊,我这里被查封了,资金冻结,全是你那个小野种干的!”

    “秦娥?”

    “她实名举报咱家化肥厂各种污染超标,还有十四年前那次死人事故……”

    “什么事故?我怎么不知道?”

    “十四年前,某次生产氮肥时,操作失误,发生爆炸,直接没了两个工人……我当时为了保住位置,花钱隐瞒下来。”

    “她怎么知道?”

    “那小畜生从小就不受待见,哪能让她住家里,就安排在化肥厂……她说,她看到了,也找来对方家属,以及当时的老工人。”

    “……”

    “咱家完了……”

    话未说完,听筒里隐隐约约传来安全所警报声……

    钟潇潇脸色苍白,拨通秦娥电话,“放过你姥爷吧?”

    “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我特别害怕冬天。”

    “我知道,你放过你姥爷,我给你一个公司,什么样?”

    “你知道?呵呵,你不知道!自从住进化肥厂,我每天都要面对呛鼻辣眼,令人作呕的化学物品!冬天,他们连被褥都不给我,只有两位好心的工人叔叔,下班的时候把大衣借我。

    我搜集一些废弃袋子铺在下面,每天晚上裹着破破烂烂,粘满化肥溶液的大衣,躲在墙角里冻的睡不着……

    我学习差,我是坏孩子,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

    而那天,轰,两位好心的叔叔就这么没了,那个老头,您的父亲,只给了人家家里一百块,好好的家庭,妻离子散。”

    “小娥,那是意外!十几年前一百块能买很多东西,跟现在不一样!”

    “是吗?那您知不知道,我第一次喝汽水是在十岁那年,又位乞讨的流浪老人,看我眼馋大街上的小孩都有汽水喝,就摸出毛票帮我买了一袋,而那位老人却在当天晚上,因为睡在化肥厂门口,被您的父亲当做小偷吊在树上,再也没有醒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你会这么苦,我以为你在姥姥家过得很好。”钟潇潇泣不成声。

    “是吗?小时候,我每天挨饿,我舅舅偷偷塞给我饭票,却被你喝止,说管我这个野种干吗?我听到了,沈文也听到了!”

    “……”

    “从小到大,我活得就像个孤儿,我上不了学,只能偷偷去听,我吃不到饭,只能跑马路拣废铁,跑荒地割草,如果不是舅妈送我出国,或许我连活在你回忆里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不一样了,我找到我父亲!不过,你放心,我会给那老头儿尽孝的。”

    “那是你姥爷!”

    “他不是,他是魔鬼!”

    “你个疯子!别跟秦鸣似的,乱咬人!”

    “哈,我说的都是事实,难道还冤枉了您父亲?另外,我父亲人很好,不像你这个跟仇人私奔的女人,那么狠心!”

    “你说什么?”

    “我回来这段时间,请人帮忙调查过,当年我父亲在深城被绿衣抓进大牢,那是姓沈的在背后闷了板砖,栽赃陷害,引来绿衣!之后,姓沈的跟你说我父亲怎么怎么,带你跑回老家……”

    钟潇潇难以置信的看向沈志鹏,后者脸色苍白,双眼微阖,似乎睡着了。

    “不信?沈文早就查出来了,你可以问问他!”

    钟潇潇看向沈文。

    后者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几年前我就有所怀疑,只是没想到我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当时得不到答案,以至于后来见到秦鸣,我以为自己是他的儿子……”

    “怪不得这几年你疏远我和你爸,原来是这样……”

    …………………

    盛夏时节,济府犹如烤炉,哪怕到了傍晚,也无一丝凉意。

    闷热的风,闷热的空气,闷热的大地。

    济府商盟办公大楼前,三十余名天卫将十几名安保阻拦在外,四周人山人海,议论纷纷……

    葛小天没有说明情况,任凭人们胡猜乱想。

    两亿三千万看似很庞大,但对东山建联、济府商盟来说,只是短时间拿不出,不代表以后。

    并且,只要沈志鹏补上缺口,济府和于总为了大局,并不会拿对方怎么着。

    他之所以来个实名举报……

    东山十五城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开盘时间,车队路过这里,感觉有点无聊,看到老沈的产业,就跑来随便说说……

    嗯,真的随便说说。

    等待老沈跑来的时间,葛小天歪头打量似乎刚盖了一两年的办公楼。

    “这设计风格很不错啊!”

    泰迪跟来凑热闹,闻言点点头,“可以改造成赛车俱乐部!”

    “你给我三千万,我送你!”

    “有这么贵?”

    “旁边就是名泉,距离火车站也挺近,黄金地段,你三千万拿走,倒手少说赚一千万。”

    “好嘞!”

    “你俩能不能别吹?”老秦女儿秦娥,因仇恨钟潇潇也跟着一起跑来,打完电话,看俩人聊得这么嗨,翻着白眼吐槽道:“这是人家的,怎么就成你俩的了?”

    泰迪摇头叹息,“你不懂,我老大说是咱的,它很快就是咱的!”

    秦娥:“???”

    葛小天坏坏一笑,“喊叔叔!”

    “Uncle!”

    “真乖!叔叔帮你出气!”

    泰迪暗中撇撇嘴,想不到自家大哥竟然是这口味,怪不得前台清一色的小公主,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想想。

    不多时,老沈的座驾自人群外缓缓开到大楼前。

    老沈推开车门,带着满脸疲意,打个招呼,“葛老板!”

    “沈总!”葛小天露出真挚笑容,“好久不见!”

    “葛老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造谣一卡通,又收买北美黑客攻击天融服务器,老沈啊,之前我说过,正常竞争,我给你用常规手段,但你要玩阴的,也别怪我心黒手辣!”

    “你!”

    沈志鹏刚准备说些什么,几辆总银监管专用车辆,在天卫指引下,穿过人权,缓缓听到大楼前。

    随后,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身穿黑西装,脚踏高跟鞋,在六名干事陪同下徐徐走来。

    “妈!”泰迪连忙打招呼。(干妈,俩老狐狸为了养泰迪,认的女儿)

    “咦?儿子,你也来了?”

    “是啊,我陪我大哥一起来的……”

    听到对话,认清双方关系,沈志鹏眼球一突,脸色更显苍白,抓住葛小天衣角,走到一旁,“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沈啊,我感觉你这栋楼不错!”

    ,<>
为您推荐